咨询热线:132-4238-0688

您所在的位置: 王丹律师个人网站 >成功案例

律师介绍

王丹律师 王丹,湖北孝感人,武汉大学法律本科,曾以高分通过国家司法考试,具备扎实的法律功底、极强的逻辑思维能力及法律分析能力,擅长处理民事案件及刑事案件,是一名优秀的律师,同时也是国家认证的高级婚姻家庭咨询师。为人诚恳踏... 详细>>

在线咨询

联系我们

律师姓名:王丹律师

手机号码:13242380688

邮箱地址:casablancdan@126.com

执业证号:14418201611841590

执业律所:广东浈阳律师事务所

联系地址:英德市和平北路富域城三四号楼四层

成功案例

罗某涉黑系列案的辩护词


 (原创作品,请勿转载)

辩 护 词
尊敬的审判长、审判员:
广东浈阳律师事务所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》的规定,接受被告人罗××妻子蒋××的委托,指派我担任罗××的辩护人依法出庭参与了一审诉讼活动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》第35条规定;“辩护人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,提出证明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无罪、罪轻或者减轻、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,维护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的合法权益”。对被告人罗××被诉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非法拘禁××、黄×村寻衅滋事、××结伙斗殴发表以下辩护意见:
一、被告人罗××并未参与黄×打抢砸。
被告人罗××的确在黄×村打抢砸的前几日与李××去过黄×村,但是打砸抢当日并没有参与其中。理由如下:
1、吴××供述吴××、罗××均有参与黄×打抢砸,但李××作为主要组织者,当庭即否认吴××有去黄×村,而吴××认识罗××,在公安机关进行辨认时认出罗××并不能证明罗××就去了黄×村打抢砸。吴××的口供不能反映出当时真实的情况,应当不予认可。
2、李××供述,之前他与罗××曾去过赌场,过了几天,他和罗××带了二十多人去了黄×村打砸,后来又供述,我和吴××打砸,在打砸过程中并未提及罗××的具体行为。李××供述此事时距离黄×村打砸已经间隔几年,而二人又一起去过黄×村,李××记忆有所偏差认为他曾去过黄×村是很正常的,如果罗××有去打砸,李××一定会对其行动印象深刻,而并非对其打砸毫无印象。
3、虽然邓××口供有说罗××去了黄×村打砸,但是在庭审单独询问时,他明确说道,是没有见到罗××的,在法庭上的回答应该是最真实的,罗××并没有去黄×村。
4、吴××是受害人,他的供述是最真实的可靠的,吴××供述,打砸抢的前几日,罗××与李××曾去过赌场,这一点与罗××交待的完全吻合,吴××是认识罗××的,两个曾经交流过。而打砸抢当日,吴××是亲眼见到了几名男子冲进了赌场,但这几名男子中,并没有提及罗××,这显然是不符合常理的,吴××之所以认为罗××有去,是因为邝××打电话告诉他罗××有去的。这不仅与吴××见到的相互矛盾,而且与谭××供述的打抢砸时,罗××走在前面相互矛盾。
综上所述,如果要认定罗××有去黄×村打砸抢,就应该有更确实充分的证据来证明罗××有参与其中,目前罗××参与的证据明显不充分,根据“疑罪从无”原则,应该认定罗××没有参与黄×村打砸。
二、被告人非法拘禁张××情节轻微,且属从犯。
1、非法拘禁不应该认定为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罪中的具体犯罪事实,而应该认定为非组织犯罪。事情的起因是张××欠吴××的钱不还,且处处躲避吴××,吴××找其索债而引发的,这是吴××、罗××的个人行为,因此,不应该认定为组织、领导、参加黑社会罪中的具体犯罪事实。
2、被告人吴××、罗××控制张××的时间短暂,情节轻微。张××是吴××带上车的,在整个过程中,罗××虽然也踢了张××两脚,但在强迫张××喝尿时,是劝阻李××不要这样做的,事实上,张××并没有喝尿。非法拘禁罪作为典型继续犯罪,与持续时间的长短、行为的危害程度有直接关系,是否定罪、罪的轻重,应该综合考虑拘禁行为持续的时间、手段、危害后果等多方面的因素。从带走张××到放张××走,整个过程仅有一个半小时左右,也并未对张××造成实质上的伤害。是否需要认定为非法拘禁罪,也应该酌情考虑。
3、被告人罗××在该罪中,并非主动起犯意,不是一个起主要作用的主犯,而是起次要作用的从犯。根据我国《刑法》第二十七条之规定,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,是从犯。对于从犯,应当从轻、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。
三、    被告人罗××并非属于黑社会组织犯罪中的参加者,更不属于黑社会组织犯罪中的积极参加者。
被告人罗××与苏××熟识之前是开麻将档的,苏××经常去罗××档口打麻将才与罗××熟悉起来的,罗××一直按市场价格收取苏××打麻将的台费,罗××被人砍伤后,住在广州医治,花了十万多元的医药费,李××、李××、苏××去看望他,李××、李××各给了两千给罗××,邓××托李××带了三千元给罗××,这完全是出于个人的感情,苏××虽然也同他们一起去看了罗××,但他并没有给罗××一分钱红包,这恰恰证明了苏××与罗××关系并不是特别密切。
另外,在公诉人列举的十六个具体犯罪事实及十六个违法活动中,公诉人对其提起公诉的案件仅占三个,且罗××并没有参与黄×村寻衅滋事,拘禁××也不应该认定为组织犯罪。
因此,结合以上事实,希望对被告人罗××客观、公正的作出判决。
此致
清远市人民法院
辩护人:广东浈阳律师事务所
王丹
2015 年  8   月  15   日


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,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,保证您的权利。

咨询电话

132-4238-0688

地址:英德市和平北路富域城三四号楼四层

联系方式:13242380688

技术支持:网律营管